那是因为她觉得心快要死了那么他后面的一让她

分享到:
明灿开车离开,以沫一直等看不到他的车影才回屋,妈妈面目八卦的问她,“刚才你们说什么了?”
 
    以沫傲娇的一个小表情,“哼,就不告诉你。”
 
    “臭丫头,找了老公忘了娘亲。”
 
    以沫边上楼边说,“你有我爸就够了,他能给你全世界。”刚要老爸下楼,她抬头和爸爸说话,“是吧,我亲爱的老爸。”
 
    常景浩根本就不知道她们娘俩说的是什么,还被女儿威胁,“一定要说是,不然你肯定会受苦的。”
 
    “是。”闺女给挖的坑,跳也得跳,不跳也得跳啊。
 
    以沫笑的不行,“爸,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常景浩汗颜,他都这个年龄了,女儿说他可爱,这孩子的语文当初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明灿没有先回家,而是去了韩梅梅的墓地,盯着墓碑上的照片,是她父母精心挑选的一张,她笑容灿烂的一张照片。
 
    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很久,想了很多,韩梅梅的日记,以沫看着他时,期待的眼神。
 
    如果一切都注定是逃不掉的命运,是不是在这命运的轮盘里,谁都无处可逃。
 
    ……
 
    那一天,明灿没有像答应以沫的那样去她家里接她,而是让她和家人一起去举行婚礼的教堂。
 
    以沫耍小脾气就是不肯出去,还任性的说,如果明灿哥不亲自来接她,这个婚她就不结了。
 
    这话传到明灿耳朵里的时候,明灿面色淡定,“她会来的。”
 
    她的小脾气,该开始改改了,他要让她知道,不是什么时候,她都可以无法无天的。
 
    就从这一刻开始,他决定,不会所有的事情都由着她。
 
    他可以宠她上天,但绝不会在允许她恃宠而骄,他知道她一定很希望他亲自去接她,那样她可以在她那群朋友中炫耀,就比如两天前,她把结婚的消息发朋友圈,微博,反正各种能让她告知的地方她都发了。
 
    那个戒指上的钻石明明没有那么大,她却虚荣的p了图,真不知道她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到底是她真心想要嫁给他?还是就如她那些朋友的评论,她之前对他那么不好,最后他还是娶了她。
 
    就因为这样,她才会一直把他对她的好当成理所当然。
 
    最后,以沫是在家人的陪同下到达的婚礼现场,明灿当然不会让她下车就找机会和他闹,就她那性子,指不定会把婚礼现场闹成什么样子。
 
    《咱们结婚吧》
 
    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美丽得像童话,想起那年初夏,我为你牵挂,在一起就犯傻,丘比特轻轻飞过月光下,潘多拉她听到了回答,礼堂钟声在敲打幸福的密码,哦,ylove,咱们结婚吧,好想和你拥有一个家,这一生最美的梦啊,有你陪伴我同闯天涯,哦,ylove,咱们结婚吧,我会用一生去爱你的,我愿把一切都放下,给你幸福的家……
 
    的确,本来一点儿都不开心的以沫在看到他拿着话筒唱着歌朝她缓缓走来的时候,向来都没心没肺的她又笑了。
 
    多么明显的,给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刚才她差点就大闹婚礼现场,现在他的深情款款已完全把她打动,随着他好听的声音,她已被卷入幸福的旋涡里,一点儿都不想出去。
 
    两人站在神的面前宣誓,我愿意,人家神父刚开口要说,“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这还没说完呢,新郎就亟不可待的捧着新娘的脸,吻的天旋地转,昏天暗地。
 
    在所有亲朋好友的眼里,以沫是幸福,因为她嫁给了明灿,他们这对夫妻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是因为爱情终于喜结连理。
 
    就连以沫,也是这么认为的,就如誓言里说的那样,无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他们都会守护在彼此身边,不离不弃,白头到老。
 
    洞房花烛夜。
 
    对,就是这一晚,让以沫做了太久的美梦,终于醒了。
 
    那么不可思议的事,他竟然如此平静的和她说,以沫真的都怀疑,他嫁的明灿哥是假的明灿哥,他现在说的话,都是假的。
 
    她现在真的很想,当初为什么不直接让她两个耳朵都聋了,那样现在他说什么,她都会听不到,听不到就不会难受了。
 
    他说,“你代孕吧,我和韩梅梅的孩子。”
 
    他一定是疯了,对,他是个疯子,他神经病。
 
    以沫觉得自己浑身都被气的发抖,包括发出的声音都在颤抖,“韩梅梅不是死了吗?”
 
    明灿依旧的平静,漠然,“她冻结过卵子。”
 
    他是打算和一个死人有个共同的孩子,而她,是那个代孕的工具。
 
    “是不是从你打算和我结婚的那天开始,就是这么计划的?你和我结婚,就是为了找个代孕?”
 
    以沫多么希望他有一丁点儿的解释,而他,并没有,他的答案那么无情,“对,我不否认。”
 
    以沫感觉自己的后槽牙都快被自己咬碎了,她真是恨不得活生生的撕了他。
 
    如果说这已经到了以沫忍耐的极限,她还没有发疯,那是因为她觉得心快要死了,那么他后面的一句话足以让她心如死灰,甚至很难再起死回生。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娶一个聋子?”
 
    以沫看着他,眼前这个明明就很熟悉的男人,她的明灿哥,现在却已能够如此轻描淡写的伤害她。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以沫问他。
 
    明灿面色冷静,目光无波无澜的告诉她,“不觉得那个医生很久没有联系你了吗?从我查他那天开始,我给了他一笔钱,他就答应离开你,还把你的病情……”
 
    “够了,不用再说了。”以沫愤然的打断了他的话。
 
    明灿毫无温度的看着她,轻蔑的上勾一下唇角,“怎么?觉得很没面子啊。”
 
    他还说,“其实今天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去的结婚现场,如果你没去,也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了。”
 
    “明灿哥,你太残忍了。”以沫心如刀绞的看着已变得陌生的明灿哥,真是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会这样对她,他选择的报复方式,太狠了。
 
    明灿清冷一笑,声音薄凉无情,“这样才够狠,不是吗。”
 

欢迎转载必赢娱乐注册-必赢娱乐登录-必赢娱乐网址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必赢娱乐注册-必赢娱乐登录-必赢娱乐网址 » 那是因为她觉得心快要死了那么他后面的一让她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